科技創新的出路在哪裏

麵對經濟困境與發展窘境,幾乎上下一致地認為,接下來中國大陸的發展方向在科技創新上。可科技創新的出路在哪裏呢?這方麵分歧較大。餘也??這趟混水,談談個人淺見。

日前,現政方發表官方見解。說,要想擺脫時下的困境,隻有科技創新,別無它途。若實現不了科技創新,一切都無從談起。而官方認為,過去科技創新不足,主要是束縛太多,現在要簡政放權,給科研鬆綁。號召群眾監督,確保科研政策落實與科研資源不被揮霍。想法是好的,可是時策與科技創新願望背道而馳。

“主流”觀點以為,中國科技工作者是有能力的,隻是因為束縛太多,若給他們自由空間,他們就能在科技上創新。這同一百多年前的洋務運動時觀點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就是國人可以在科研領域自由思考,去為統治者提供維護統治的科研成就。可是甲午之難宣告了這種觀念的失敗。

從生物的角度,的確有許多作物可以移植到一個過去沒有的環境。可是並非所有作物都可以。如果新的環境生長條件不能滿足這種作物生長的需要,移植的結果就是無法存活。當年大清統治者,想把科技移植到其封建專製土壤裏,殊不知這種土壤根本滿足不了原產思想自由社會的科技創新所需要的發展條件。因此,世界上最先進的海軍裝備在封建專製意識占據主導地位的社會大打折扣。依然敗給了仰中華鼻息千餘年的東鄰日本。 跨塵文學網www.kuachen.com

有人說在科研領域沒有束縛,可以自由思考,這就是削足適履。自由思考,就是衝擊陌生領域。創新是什麽?創新就是否定過去的觀念。人類文明的發展,大多是在已有觀念基礎上創新的結果,既對已有觀念不斷否定的過程。這種能力形成於人的成長經曆。可是我們的教育在人成長過程中,依據現有的認識給未成年人硬性確定許多框框,孩子們的學習過程就是什麽是正確,什麽錯誤的。培養是非觀固然重要,可這不是人類文明傳承的全部。人類文明傳承的還應該具有創新意識。而創新意識的形成,大多在於對未知領域(確切地說就是對依據現有認識,認定為錯誤的領域)的探索。

探索,就是一個對錯誤認識不斷否定的過程。可是我們在培養人的探索能力時,不允許犯錯誤。有讀者朋友可以不同意這種觀點,認為從來就沒有誰責難過科研失敗。的確,中國大陸的科研失敗,投入巨資不出科研成果的項目比比皆是,投入產出比幾乎在世界上墊底。此現狀不但沒有人責難,甚至沒有誰覺得有什麽不對的地方。

然而大家忘了一點,人的探索能力形成,不是在科研領域對失敗的不斷否定過程中形成的。哪個孩子一開始就從事科研領域的探索?就是在孩子們成人的大學畢業前,絕大多數的都無法染指科研領域。人的探索能力最初是在對生活裏的事物不斷否定過程形成的。具體地講,就是在對社會科學領域裏的觀念不斷否定過程中形成的。可反觀我們的社會生活中,不隻是對年輕人,而是對包括年輕人在內的所有國人製定許許多多的鐵律、紅(底)線,稍一放縱思想的駿馬,就會觸禁。何來自由思考?從小學到大學,二十多年人的世界觀形成的最主要時期,孩子們受的都是無可選擇的接班人式的標準答案教育。

有種觀點認為,中國現行教育就是致殘青年人的教育。這雖然有點誇張,卻也不無道理。把孩子們任何離經叛道對現實的疑慮與否定都扼殺在搖籃裏。沒有了對現有認識的否定,哪來的創新能力形成。如今我們的教育更“規範”了,不但不能對現有認識產生疑慮,甚至了禁區林立,很多領域到了不可說的地步。中高考中那新聞頻仍的“零分作文”,就是此殘酷現實的反映。

學生在課堂上問到許多問題,老師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並非老師對學生的疑問沒有觀點,而是懼怕觸禁,丟了飯碗。因為你說不定哪天對學生的批評,孩子與家長接受不了,就會拿你的觀點去舉報你,你就吃不了兜著走。現在老師隻要被舉報,受處理的速度比貪官汙吏們快多了,而且毫無還手能力又沒有油水的老九們,大多會被“嚴肅”處理的。

人的創新意識不是開關控製的,你關掉開關窒息它,再打開開關,他就複活。改革開放之初,瞬間的“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有限地思想解放,換來隻能是有限的創新。所以三十多年,中國的發展都是在用人家的技術在發展,我們的創新成就寥寥無幾,掙的隻是透支子孫後代生存資源的自殺性利潤。合資,怎麽合?我們出土地,出原料,出勞動力,都是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還要賠上斷子絕孫的環境汙染,人家出的隻是無形的技術。可是利潤卻絕大部分被人家拿走了。我們今天的“輝煌成就”是用更多更多地透支子孫後代的生存資源換來的。因為我們透支的數量多,才積累起今天的輝煌。

如今,伴隨著經濟的發展。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之間的矛盾愈演愈烈。打個比方就是上層建築往東,經濟基礎往西。科技創新意識的形成,不但需要漫長的時間,還需要開放自由的社會環境。日前去市裏參加教研活動,教研員告知新的思品、曆史教材又沒有被政審通過(其他科同批新教材已經用了兩三年了)。專家學者們被要求按著新課程標準編撰新政史教材,可是他們不知道是不懂中國國情,還是不肯屈從,連續數年數稿無法通過政審。我們姑且不去臆測政審標準是什麽,僅就政審程序的存在,課程標準就如同憲法一般其尷尬境遇,都隻能是“你懂的”。這種教育條件,如何培養創新能力?

餘多次在文章列舉一個真實的例子。一對中國大陸到美國去的年輕夫婦,看到老師給尚在讀小學的孩子留了一道作業題“誰應該對二戰時期日本遭受原子彈轟炸負責”,具有令人羨慕學位的孩子父親找到老師,問為什麽給孩子出這種在中國隻有研究生才能接觸的問題,讓孩子怎麽來回答。孩子的老師告訴他,隻要是孩子自己思考的結果,怎麽答都對。出這種存在爭議的問題,就是要讓孩子找不到被普遍認同的答案人雲亦雲,使孩子學會獨立思考。孩子答的正確與否不重要,隻要有理有據,表述清楚準確,符合與其年齡相適應的正常邏輯就是正確的。目的是要讓孩子相信自己的判斷。

而我們這些年雖然在中高考中也出現了所謂的主觀題與客觀題。可是換湯不換藥,盡管主觀題答案不是唯一的了,但也隻是一種多選題。不在標準答案選項範疇的觀點仍然是會被認定錯誤扣分的。為什麽成年人認為正確的就一定是正確的呢?沒有對成論的否定,哪來的創新能力。當然,孩子們在世界觀人生觀未完全成熟之前,知識儲備尚不全麵的情況下,他們的判斷大多數是存在問題的。然而,正如剝奪孩子犯錯誤的權力就阻礙孩子的成長一樣,否定孩子幼稚的認識,就影響孩子思想能力的形成。

科技創新的出路在哪裏?不僅現有條件下科技創新能力的形成無望,期望群眾監督,確保科研政策落實與科研資源不被揮霍,也是種一廂情願。群眾怎麽監督,科研經費一到位,往往買房買車,宴請各路“神仙”,出國“考察”都是路人皆知的事實,可那些舉報權貴的有幾個有好下場的……有能力得到科研經費的,就不怕你舉報。因為那從來就不是哪個人,而是一種勢力圈子。調查起來,絕大多數情況下,所有“證據”都會表明舉報者純屬“誣告”。個人如何對抗一種體製!

科技創新是擺脫當前困境的出路,餘不否認。可是國人科技創新能力從何而來?至於科技政策與科技資源能否到位那都是後話。殊不說群眾監督能否有作用,即便有作用,缺乏創新能力的人才,也不會有創新成就。

如今中國經濟的發展,形成許多獨立於體製之外財力雄厚的大財團,這些財團唯利是圖的本性決定,如果你真是有本事,資金待遇都不是問題。科技政策與科研經費不是當前中國缺乏科技創新的客觀原因。關鍵還在人才,在教育。而教育體製改革受意識形態製約,根本不可能從“接班人”教育向國民素質教育轉變。我們現在所謂的素質教育是被特色的素質教育,隻要求受教育者提高某些方麵與當前意識形態相契合的素質。是選擇性素質教育,不是全麵素質教育。這就好比培育鮮花,卻隻要花朵,不許花朵成長過程中有花葉存在。失去葉的光合作用,花朵從何而來!

科技創新是當前困境的“唯一”出路,而決定科技能否創新的是具有創新能力的人才,決定能否產生具有創新能力人才的是教育。過去我們培養的“人才”是否普遍具有創新能力中國人自己最清楚。因華人因受歧視中國人才得不到諾獎這塊遮羞布,遮擋不信中國大陸科技創新科技成果數量上的可憐局麵。欲速不達,創新能力不是開關控製的,給科技鬆綁,科技就會有創新成果了。若非按照培養創新能力人才條件改革教育,教育是死路,當前的困境也必將越陷越深,甚至……

原文地址:http://www.kuachen.com/zawen/shishi/69619.html